5·12汶川地震救灾记

发布时间:2018-05-15

微信图片_20180515114812.jpg


十年前的今天下午二点半左右,在刚开张不久的海淀西三环金龙潭宾馆的会议室,天下图承担的国土资源部航空物探遥感中心课题验收会正在进行。突然我感到一阵晕眩,那是一种好像就喝多了似的头晕,当时不禁怀疑是不是心脏有毛病了?会议继续进行不到一会儿,航遥中心和我们接到地震的通知,大家草草结束会议,匆匆赶回单位根据上级指示组织队伍奔赴灾区参与抗震救灾。

天下图员工行动起来了!由于四川阴雨天气及当时我国遥感卫星能力有限,震中当时没有一张高清地图,灾区情况了解及救灾方案无法部署,利用航空手段获取灾区的影像成了唯一选择。航测人员带着最先进的数码航测仪UCD奔赴成都,转场空军太平寺机场。太平寺机场是离灾区最近的军用机场,当时也负责总理专机保障,异常繁忙。在我国,航测既需要技术更需要空域协调的能力,当时通往灾区的道路受到严重毁坏,救灾物资投送及伤员搬送主要靠飞机和直升机,加上很多人对航空摄影的重要性理解不够,要想协调空域非常困难。在时任国家测绘局基础测绘司司长胥燕婴同志的带领下,通过公司副总经理吴林根、向宇和成都军区的密集沟通,终于在16号天放晴的间隙成功的获取到震中近500平方公里的分辨率为16公分的高清影像!灾区首批航空影像马上送到北京天下图、国家测绘局、四川省测绘局分头进行处理后通过国务院应急办送达温家宝总理,为国家各部门了解整体灾情、制定救灾方案及后来的灾区重建作出了重大贡献!后来,吴林根同志还利用武汉大学李德仁院士团队带来激光雷达,协调航测飞机参与了失事救援直升机的搜寻工作,从地震伊始在救灾现场坚守了一个多月。

在北京的数据处理团队也没闲着,大家停下手中所有其他工作,全力投入到救灾数据处理中。地震发生前,汶川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地名,大多人连“汶”字的发音都不能准确说出,包括我本人。汶川在哪里、有没有当地的大比例尺地形图及影像、数据处理的控制点好不好采集,都是在处理正式的数据前所需要的前期工作。当时国家只有1:10万的灾区地形图,而且多年没更新,谷歌地图上的数据也不准。在时任公司副总经理白瑞杰的带领下,大家两星期吃住在公司,协调参考数据、攻克技术难关、处理现场数据,第一时间将处理好的数据交付国务院应急办及国家测绘局,没有让数据的处理在天下图耽误一分钟。公司数据处理团队的团结一致、吃苦耐劳、奋勇拼搏的精神感动并感染着公司所有的人,当时的情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同时,由于航测数据的保密性,公司又派驻近十名精干的数据处理技术人员到国土资源部航空物探遥感中心,日夜倒班协助处理灾害现场及周边地区近1.8万平方公里的航空影像数据,为堰塞湖的快速查找及二次灾害点的解译工作作出了贡献。


2222.jpg


汶川地震救灾中发生了许多感人的事情,就不一一详述了,和国家许多部门和集体一样,大家都以最大的热情和力量投入了这场抗震救灾活动中,公司员工空前团结,不遗余力的工作精神达到了顶峰。从那以后,除了在后来参与玉树、舟曲救灾的公司部分团队身上,我再也没有体会到那种众志成城的滋味。

汶川地震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教训,发生灾害时的对应混乱、国家部委间的调度失调、救灾部门的刻意邀功请赏等现象突出。好在这些问题通过后来的几场连续大灾逐渐得到了改善和解决。特别是国家已充分认识到基础地图的重要性,现在全国1:5万地图库早已建成和定期更新,重点区域的1:1万和1:2000的地图也日臻完善,高分辨率遥感卫星和无人机机队规模宏大,数据实时处理能力大大提升,这些都为将来的应急反应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汶川地震过去整整十年了,在祭奠那些逝去的生命的同时,衷心祈祷我国再无大灾,大灾不再有大难!


010-88392939

邮箱:pmc-md@peacemap.com.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58号慧科大厦西区6层